PX项目一再下马的深层次原因是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不够

PX项目,在近几年的国内新闻中屡次出现,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石化旗下上海石化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治卿透露,拟于2017年向上海市政府申请新建百万吨产能的PX工厂。这样一个设想中的PX项目,迅即引发网络热议及公众的环境焦虑。下面,博主从专业角度带你了解一下PX的古往今来,告诉你PX是否如传说中那么可怕。

一、什么是PX

PX是英文p-xylene的简写,中文名为“1,4-二甲苯”,又名“对二甲苯”。它是一种普通的有机化合物,只含有碳、氢两种元素。PX主要来自石油炼制过程的中间产品石脑油,经氧化精制成对苯二甲酸(PTA),再缩合聚合成聚酯(PET)。聚酯可制成纤维,变成纺织品,以供衣着;可注塑做成瓶子,以供“饮”用;还可拉伸制成各种光学薄膜,并广泛应用于医药、杀虫剂、油墨、黏合剂、染料和香料等领域。

二、PX项目的选址条件

在生产过程中,PX与石油是密不可分的。PX的生产步骤一环扣一环,都发生在一个名叫“芳烃联合装置”的整套设备里。由于这一系列工艺需要用水,再加上为了便于运输,因此,PX项目多依水而建,而这些地方往往都是资源丰富、人口稠密的经济发达地区。相比生产过程,PX的储存与运输环节可能蕴含更大风险。这是因为,PX既是易燃液体,同时也容易凝固,凝固点只有13.26°。因此,贮运时既要远离火种、热源,避免阳光直晒,又要有保温设施,并防止泄漏。

单从PX项目自身特点出发,其选址的原则有“三近”:离炼油企业近,离下游PTA工厂近,离大江大海近。国家发改委的“规划”就明确要求:新建PX项目必须以大型炼化厂为依托,并尽量与PTA企业的分布相匹配。

三、PX的主要作用

一个国家的化工水平有几个指标可以大致概括一下,一个是它的炼油能力,还有一个是乙烯的产量,PX即二甲苯的产量也是一个国家化工化学水平的重要指标。

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毛加祥一言以蔽之:“整个聚酯产业链的核心是解决十几亿人的穿衣问题。”要解决穿衣问题,单靠天然纤维(棉花)就必然面临一直无解的“粮棉争地”矛盾,实际上关系到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而“粮棉争地”矛盾的最终解决,正是靠了人造纤维。所以,中国纺织业的发展离不开化纤,化纤的发展离不开聚酯产业链。“而PX是我们面临的最后一道关,现在恰恰在这个环节上卡住了”。

四、PX的危害

在聚酯产业链上,PX跟石脑油、PTA、PET等上下游的同宗兄弟相比,几乎是唯一一个屡遭公众抵制的“苦命人”。一个合理的逻辑是,它比“弟兄们”更具危险性。

对此,曹湘洪解释,炼油石化生产装置客观上存在安全环境风险,因为其原料和产品大多数易燃易爆,生产过程中温度、压力变化大,这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但他强调:“风险不等于事故。”他比喻说,我们都带孩子去过动物园,那里有老虎、豹子等猛兽,只要把笼子关严,就不可能造成伤害。他以“在企业一线工作30年”的经验介绍,PX生产装置其实是同类炼油化工装置中安全环境风险较小的,PX低毒,其燃爆可能性、毒性跟汽油相似。他引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研究成果称,现有证据不能使PX进入对人类致癌性分类,而“抽烟明确致癌,可那么多人不是还在抽烟吗?”

“PX毒性和汽油相当”也得到了中国化工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杨元一的举证。为破除PX恐慌,学会曾把PX的安全性和公众熟知的汽油进行逐项对比,最后得出结论:PX的毒性、可燃性、可爆性和汽油相当。

而且,大多数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PX。“真正直接接触的是生产一线的工人、技术人员,或是从事研发工作的科技人员。”曹湘洪说,他们都没有PX恐慌。

PX项目一再下马的深层次原因是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不够

五、中国PX项目技术条件

从2007年的厦门,到2011年大连、2012年宁波,再到2013年的彭州、昆明,直到此次上海,正是这样一个生产条件相对缓和,在密闭、连续生产装置中,安全、环保完全可控,跟其同类相比毒性更低的化工基础原料,却引发业界所称“一式多份的问题”——频陷舆论漩涡,新上项目多地受阻。这令业界大惑不解:为什么偏要跟唯一“产能不过剩”且受制于人的PX过不去?

来自中国化工学会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总共在运PX生产装置16套(不含因爆炸事故而一直停运的漳州项目),总产能1369万吨;全年进口PX1236万吨,占全国总需求量2200万吨的56%,对外依存度超过一半,是最大宗进口化工产品。

令业界心有不甘的是,受制于人并非我们技不如人。中国石化积40年沉淀和两代人持续攻关,于2011年系统性攻克芳烃生产全流程工艺难关(成果获201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成为国际上与美国UOP公司和法国FP公司比肩并立的三大聚酯产业链技术专利商之一,成为“中国智造”走出去的一张新名片。

六、中国及世界PX发展状况

中国

2000年以前,发展比较缓慢,但供需关系相对平衡,2000年国内自给率为88%;2000年到2010年,中国PX项目迅速发展,生产能力一跃成为世界第一;2010年至2013年,国内市场需求持续走高,而PX建设却步伐放缓,产能开始无法满足需求。资料显示,2012年,中国对PX的实际需求为1385万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PX消费国,占全球消费量的32%,但中国PX总产能仅为880万吨,自给率只有63%。

韩国

韩国是亚洲最大的PX生产国,年产能为584万吨左右,出口量近150万吨。S-OIL是韩国三家最重要的石化企业之一,其每年生产的170万吨PX,有70万吨出口到中国。2012年,该公司在蔚山建设的世界单体规模最大的PX装置已经正式投产,其产能相当于每年为全球提供32亿套服装。

日本

日本作为PX生产大国,年产能超过400万吨,有半数出口国外。2012年11月,日本JX能源公司与韩国SK合作建立大规模PX生产工厂,预计投产后该工厂年产量将达到100万吨。

新加坡

新加坡把PX作为本国的支柱产业之一,不断加大发展力度。靠填海造陆而成的新加坡裕廊化工区,是亚洲最大的石化生产和物流基地,也是全球第三大的石油炼制基地。2012年,这里又引进一个年产80万吨的PX项目

bnans

发表评论

站长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