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刘的争辩:建国初期计划经济时代的利与弊

党和国家对毛主席还辩证对待,林彪虽然后期被否定,但党一直在肯定其军事才能以及对新中国成立做的贡献,历史上的任何事情和人物都要从两面看,这样才能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此结论亦可用在生活中

本文谈两件事情,一件是不造东西的诱惑,一件是对知识的劫富济贫。

先说不造东西的诱惑。通常人们会被诱惑去做某件事情,而这里我提的倒是“不作为”的诱惑。也就是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这实际上是毛泽东与刘少奇的争论之一

一方面,在建国初期,一个一贫如洗的中国,财政上空空如也的中国,要想赶超世界,要想实现现代化,就必须造东西。有人说我的“造东西救国”等同于“科教兴国”,这是不同的,因为造东西救国可以认为是科教兴国中的具体细节,将这个细节专门提出来,就防止了一些打着科学家旗号的骗子们骗吃骗喝,在国际知名刊物弄了几篇论文,什么东西也搞不出来,就获得科学界很高的位置。

我还是坚持我的这个观点,看一个国家是不是现代化的,就看它能不能制造现代化的东西,能不能制造其它国家制造不了的现化化高科技产品,如果能,它就是现代化的,如果不能,它即使富裕,也称不上现代化。而毛泽东是中国几千年以来唯一重视造东西的国家领导人。所以在毛泽东时代,中国能够制造出第一辆汽车,第一辆坦克,第一辆万吨巨轮,第一辆军舰,第一艘核潜艇,等等。

但是,如果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从一般的经济学角度看,造东西就是愚蠢的,造船就是不如买船,买船就是不如租船。尤其是私企,是决不会想到能够买到反要去造的。比如香港的董建华在当特首之前也是个船王,他就决不会想到去自己造船来搞运输。即使富裕如李嘉诚者,敢不敢现在就投资几百个亿搞一个造船厂,从无到有地研究造船?我认为他这么做一定愚蠢,甚至血本无归。因此,从经济学角度看刘少奇是正确的,毛泽东是错误的。任何的私企如果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就一定受到“不造东西”的诱惑,就不能够违反价值规律。就说台湾吧,宁可花上几百亿美元去买美国武器,也不会想到自己造,因为自己造的代价就更要大得非常多,可以达天文数学。

但是,有时候就是这样,笨到极处就是聪明,一个高级棋手下的棋在中级棋手看来是极愚蠢的棋,可是高级棋手仍然下得出来,尤其是开局更是这样。比方说现在有个人有了一点钱,他想开汽车,那么按经济学的观点到市场上买一个汽车来开就是了。如果他想开汽车,决心自己造一辆汽车,而且并非拼装,是每个零件都自己造,这从经济学的观点上看,他是一个傻子。可是如果他傻到底,就为了开这么辆汽车埋头苦干了几十年搞出来那么一辆,这个人就是成千上万的人中少见的能人,企业都会竞相聘他,别人都失业了他都会有饭吃。

比如现在国内的VCD和DVD的生产,主要起作用的是机器里的大规模的集成芯片,这个芯片占机器总值的一半甚至还要多。因此而让外国人(其实就是日本人)挣去中国十几亿美元。那么有网友批评说为什么不自己研制,是因为自己研制即使投入五十亿美元未见得能够研制出来,即使研制出来质量有可能不如人家干了十几年的好,在这种情况下,哪个私企资本家会干这种愚蠢的事?根本就无可能。只要价值规律在起作用,只要市场经济在起作用,私企们决不会去想到自己制造这样的芯片。国内的电脑界也完全想不到会自己从现在开始从无到有地搞一个奔腾,搞一个自己的中文视窗。

领袖.jpg

因此,资本主义的市场运作规律就一定会使马太效应起作用,就是越是高科技的国家,就越是科技突飞猛进,而越是低科技的国家,越是放弃对高科技的真正追求,实际上是早就已经在高技术方面对高科技国家投降了,或者说早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国家成为现代化国家的梦想。一直买着人家的高科技产品自己造不出,能够成为现代化国家就是一个笑话,是不可能的事。在高科技方面的投降势必导致自己国家的受制于人,进而在其它的方面,如经济政治等领域的全面投降,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实际上,知识上的贫富悬殊,是最终导致全世界各国的贫富差距拉大的根本原因

而如果中国真的还有理想,并不是只盯着经济效益,什么人均产值,什么GDP,真的还想制造出外国人能够造的高科技产品,就必须逆市场经济规律而动,逆价值规律而动。那么,国家的干预就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只有国家才有可能干出违反价值规律的事,明知造船不挣钱也要造,正如毛泽东所说:“要算政治帐,不要算经济帐”,经济上造船一定比买船亏本,因此私企一定不会做,一定要国家来做。象美国的阿波罗登月这样的事情一定是国家做,私企决无可能做。互联网的诞生也是源于美国的国防。但这个时候,一些个经济学家们跳出来大喊“裁判员不能够当运动员。”

现在再来讨论在建国初期为什么不能够实行资本主义的原因。这里面要提到对知识的劫富济贫的问题。我们知道,1949年的革命(注意,1949年的革命是简称,是说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夺取政权的过程)是一场穷人翻身当家作主人的革命,革命的结果是产生工农政权。这场革命的基本特征并不仅仅是暴力夺取政权,而是在夺取政权以后进行大规模地劫富济贫

首先是对土地和财产的劫富济贫,将地主的土地没收,分给穷人,将地主的财产也分给穷人,这个过程按美国的标准就是侵犯人权,因此,我们不必理会美国的人权概念。

但是,财产上均贫富了能够实现现代化吗?当然不可能,如果生产力没有一个很大的提高,财产上的劫富济贫只能够导致一时间的人民对政权的拥护。而生产力的提高是知识的提高,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而当时的中国只有少量的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也都出身于豪门家庭。因此,也要想办法来一个知识上的劫富济贫,将知识夺过来分给广大的穷人。

可是,想要将知识分子们将他们的知识交出来可就不容易了,如果要买,那是买不起的。因此毛泽东给知识分子指出了一条所谓的金光大道,就是与工农相结合。当然,许多知识分子去与工农相结合,为工农服务,当然为社会作了许多有益的事情,为我国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是做为个人利益的计算,与工农相结合对知识分子来讲一定是,比如当时的一个高级大夫给穷苦人免费看病,就是一种知识上的劫富济贫,那个穷人原本根本就看不起这样的大夫。

这里再说一个劳动力的价值规律问题,我所说的劳动力的价值规律其实也就是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中的一种。说白了就是这么一回事,劳动力在市场中也是商品,也可以用来交换,在交换中体现它的价值。因此,按市场规律进行劳动力的交换势必出现这样一种趋势,就是一分钱一分货,一个月薪五千元的警察和一个月薪五百元的警察相比质量就是不一样。一个年薪一百万美元的软件工程师和一个年薪只有二万元人民币的程序员的质量就是不一样。

而且,在中国加入世贸加入经济全球化之后,全球的劳动力价格也一定遵从劳动力价值规律,有拉平的趋向,我指的并不是大家的收入接近,而是指的在美国的同样技能的人和在中国的同样技能的人的收入水平趋向于一样。

可是美国是阻止低技能的人入境的,这就保护了美国的低技能的人的工资。而美国则不禁止高技能的人入境,因此美国吸纳全球的高级人才就成为必然的趋势。

那么,假设美国的能够制造火箭导弹的人年薪为五十万美元,那么作为经济全球化的结果,中国的能够制造火箭导弹的人的年薪也必须趋近于五十万美元,否则他就会移民美国。如果这个人的年薪只有五万美元,他也不会满意,因为,一分钱一分货,五万美元年薪的人制造出来的导弹质量就是不如五十万美元年薪的人制造出来的导弹的质量。

有人可以大谈爱国主义,其实,爱国主义从整体上是不敌劳动力价值规律的。市场经济的游戏就是如此。比如九一一袭击以后,能不能建议美国的各股东爱国主义努力将股市抬上去?这是不可能的。当然,总有人能够指出一两个个案,一两个先进事迹,一个明明值月薪五千元的警察在边境的地区待遇很差也工作,或者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在一个少数民族地区长期奉献。个案永远找得到。可是大系统控制不能够靠个案来实现。

因此,一些留学人员学成不归,也是劳动力的价值规律在起作用,你可以找到一两个爱国的留学人员归国的个案,但你无法制止这种总的趋势。因此,近些年由于劳动力价值规律的潜在作用,势必使中国的航天事业受到极大的打击,人才可能都走空了,可能又得不到补充,因为报考大学的考生中的高才生眼睛也都盯着出国。只有低材生留在国内服务。北大清华也都成为出国留学的预备学校。一分钱一分货,留下的的人质量不行创新能力差。

再说毛泽东时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制造上的奇迹,这在很大的原因上也是一时间消灭了资产阶级所致。如果保持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阶段,允许资产阶级长期存在,那么资产阶级和共产党和国企争人才就是必然的事,劳动力的价值规律就一定会起作用,这种作用一定会将高科技人员的工资抬高到共产党根本承受不起付给那些在戈壁沙漠大干苦干搞国防科技的那些科技人员的工资,什么制造洲际导弹核潜艇这样的事情就一定会成为泡影。而中国的资产阶级是不会想到要去造汽车的。 

因此,就必须在一段时间内关闭市场,消灭资产阶级,使价值规律不起作用,当然也就使劳动力的价值规律不起作用,通过知识分子以极低的个人利益为国家服务,也就是知识上的劫富济贫。我国1956年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在1958年中国造出第一辆汽车。以后制造出来的东西源源不断。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劳动力的价值规律起作用,中国的科学技术开始向西方投降。

当然,知识分子在经历过那段时间之后,个人利益一定是受损的。可是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给我们提供的核弹洲际导弹,美国的巡航导弹可能早就飞到北京了。

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必然能够造出东西,在市场上能够看到它造的东西。比如我们在市场上能够看到日本的电器,德国的电器,美国的计算机,软件,瑞士的手表。印尼有什么希望吗?印尼有一个万里望花生在中国卖得不错。泰国有什么呢?有红牛饮料和大米,但这不能够使泰国成为现代化国家。香港经济前景我是不看好的,香港能够制造什么东西?能够造一些好易通,但能造的东西还是少。香港原来是商业城市,通过转口贸易发了财。可是中国进入世贸以后内地就直接和国外作生意了,香港怎么办?董建华有没有一个将香港改为制造东西的工业城市的办法?这在短期内是实现不了的,但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不然香港就是要完蛋的。台湾这些年好歹制造一些小东西,如软件游戏,如一些电器的质量还算不错。

——本文源自知乎

bnans

发表评论

站长选项